浅谈墨子 描写墨子的作文1900字_写人

要了解一个哲人,总需要清楚这个哲人活动的大概时代背景。而墨子的生卒年实在是难以确定,大史学家司马迁没有给墨子立传,仅在孟子、荀卿的传后,简略记载:“盖墨翟宋之大夫,善守御,为节用,或曰并孔子时,或曰在其后”。有人说墨子是生活在公元前480年—前400年,清人孙诒让考定认为:墨子生年约为公元前468年,卒年则为前376年。但是,恐怕连这个时间可信度也是不高的。我们现在只可以确定的只是:他活跃在孔子以后、孟子以前。在这个时期,周的制度、礼乐文化已经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了;各国间战争日益激烈,社会组织也日益复杂。墨子虽可能“学儒者之业,受孔子之术”,但见了这社会如此混乱,他怎么可能不痛心疾首呢?于是,他以一个传教士兼教主的身份,要把一切传统的制度和常规以及儒家学说一起打破,还要努力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。墨子的哲学远比其他诸子难讲,为什么呢?他既是一个哲学学派的创建者,又兼任宗教领袖,也似乎是一个“共产主义”战士。他的政治哲学可以和他同时期的柏拉图媲美,但从他百科全书式的哲人身份来看,他更像东方的亚历士多德。?他是一个杰出的科学家,但又在力学、几何学、代数学、光学等方面,都有重大贡献,这是当时诸子所望尘莫及的。他精到地阐述了经典力学中力的概念和力矩原理,提出“力”、“动”与“止”的定义。也提出了“重”、“权”(力)、“称头”(重臂)、“称尾”(力臂)等概念。还提出了大致相当于近代几何学上的点、线、面体的“端”、“尺”、“区”、“穴”等概念。又和他的学生做了世界上最早的针孔成像实验,在当时就知道了光的直线传播。他也提出了“粒子论”的雏形,关于“端”的论述,指出“端”是不占有空间的,是物体不可再细分的最小单位……但不知什么原因,秦汉以后,墨学一度消亡,不受重视。加之年代久远,文献不足,虽有一部《墨子》可以勉强看到这位哲人的思想余晖,但这部书里面也有许多是墨家余论或后人所加,很多东西也不足为信。儒家是提倡爱人的,他们说“仁者爱人”,但这爱是建立在“老吾老,幼吾幼”的基础上的。儒家学说强调的是“推”,就是自己怎样爱自己的“老、幼”,那么推己及人——也怎么爱别人的“老幼”。这个爱是有等的,是有差别的。墨子却不然,墨子说我们要“兼相爱”,爱人要同等的,要无差别的爱所有的人。大家在一起要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”,要“视人之国,若视其国;视人之家,若视其家;视人之身,若视其身”。颇有基督教“爱人如己”的意思。但墨家的爱又略微不同于基督教的博爱,他同意“兼相爱”以“交相利”为前提。《说文解字》里说:“交,交胫也”,段玉裁注“凡两者相合曰交”,因此交就是“相交、相互”,“兼相爱、交相利”即是人与人之间以行动惠利彼此,就是无论是百姓或圣王,兼相爱交相利与身份地位无涉,重要的是“兼相爱之心”与“交相利之行动”合辙。面对着残酷的现实,兼并战争的惨烈,儒家会说:“社会是这样的”,墨子则不然,他会说:“社会为什么会这样”。那么,天下为什么会出现偷盗、诬陷、诽谤、互相攻伐呢?墨子说是因为天下人没有“兼爱”,这便是所有罪里最大的罪恶。那你说你是君子、是仁人、是贤圣、好国君,但若你不肯“非攻”,那么你还是一个“知小而不知大”的。墨子是不排斥所有类型的战争的,他赞成防御型的战争,即“救守”。如:墨子教导弟子禽滑釐的守城方法,并且好像还以和平的办法阻止了楚攻宋。墨子的“非攻”乃是不提倡“不义之战”,也就是国君为其私欲、野心罔顾百姓之“利”所发动的争战。如果是“兴天下之利,除天下之害”的正义之战,就是“诛”而不是“攻”,是不反对的。而侵略战争伤人命、损其才,是没有意义的破坏行动;即使侵略人家自己胜利了,也仅仅是获得了数座城池与税收,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!墨子说我们应该“兼爱”“非攻”,说“爱人者,人必从而爱之;利人者,人必从而利之;恶人者,人必从而恶之;害人者,人必从而害之。”他把社会说成一间银行,“兼爱”好比是存款,你的爱属于一种长期的有效投资;它也好比是保险,你“兼爱”他人是会得到你应得的偿还的。可也有人会问,那么我为什么一定要“兼爱”你?是啊,我们可以去银行不存款、可以不买保险————为了引导人“兼爱”,墨子于是便说这不是我说的,这是上天神祇的意思,老天“欲义而恶不义”,要“率天下之百姓以从事于义”。他便提出了————“天志”“明鬼”,再把“兼爱”说成是宗教的,是“天”强制性的,是有宗教制裁的。这样:“天志”要求大家兼爱,鬼神也要求大家兼爱,谁还敢不去兼爱呢?虽然墨家提倡“天志、明鬼”但只要“尊天事鬼”,并“兼相爱,交相利”,那么是会“天鬼富之,诸侯与之,百姓亲之,贤士归之”的,命并不是天定的。孔子主张久丧厚葬,并且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”墨子一生却都过着简朴的生活,他是实际的宗教领袖,他不倡导享乐,而是一个“以裘褐为衣,以以跂蹻为服,日夜不休,以自苦为极”的“才士”。他提倡“量腹而食,度身而衣”,主张“节用,节葬,非乐”,他的弟子也是“短褐之衣,藜藿之羹,朝得之,则夕弗得”,就连骂墨子“是禽兽也”的孟子,也不得不承认墨子是那种“摩顶放踵,利天下,为之”的苦行僧大善人。墨子儒家注重丧葬的这些礼仪不但繁琐无用,还会引起国家贫困,百姓穷困,邢政混乱。他是鄙视享乐主义的,他认为儒家的那些厚葬繁琐礼仪祭祀:既没用又影响生产劳作,是不足取的。墨子不但要人们“兼爱、明鬼、节用、节葬”等,还提倡“尚贤”。那么,什么是“尚贤”呢?墨子认为“虽在农与工肆之人,有能则举之”,并且还要“不党父兄,不偏富贵”要把天下交与贤者,“选天下贤良,圣知,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”呢!而百姓与天子也要皆同于志,上下一心实行义政。不然你纵然是天子,也必践于桀、纣之迹。版权作品,未经《星火作文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